草幺勺兮

点击打开药瓶💊
这里阿药/高举盾铁大旗
姜饼人真好玩!来加好友啊 是可可厨!我日常无脑夸她x
勇狗结婚一周年快乐!Megalo Box我吹爆!
近期沉迷奇异铁
荷兰弟小朋友是心肉头
超蝠 贱虫 锤基 福华/漫威DC通吃/墙头N多
长期蹲坑黑篮 AT GF LL 宝石
以上
扭上药瓶

甜度爆表!!!!!!!!!!!!!!

眠狼:

涂一波毒液的脑洞,大概是都市爱情轻喜剧吧!
共9p。

她是真的可爱!!!(捂胸口)每次跑的时候用她看着她的一举一动都觉得世界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饼干!!!

柯柯:

可可饼干的这套太好看啦!

真好看【鼻血】真好看,,,好看!!!好看!!!!!!!好看!!!!!(←此人已疯)

o RUI Oooooooo!!!:

@草幺勺兮 根据大大的文画的:D算是同人的同人。。?

终于决定把自己的辣鸡画发出来丢人了(:3_ヽ)_可能秒删       我想扩列呜呜呜_|\○_

【勇狗】一家三口的日常

*这是一个很长的甜饼,我太能逼逼了(:3_ヽ)_
*好多脑洞都来自群里,比如梳头啊踩鞋啊什么的,真的是非常可爱
*时间线是在比赛之后确认关系了的同居生活,比赛结果自行脑补吧
*最新一集真甜!我爱他们!我的辣鸡文笔写不出他们万分之一好







初夏早晨的阳光就已经很耀眼了,它通过阳台的玻璃门折射到了木质的椅子角。和阳台紧挨着的是勇利家的厨房,所以可以说是厨房外的阳台正在整个沐浴在阳光下。让人无法直视天空的亮度,但在清晨带不来任何的炎热。家里养的狗狗似乎很开心的样子,一直用爪子扒拉玻璃门。勇利拉开了门放它跑了出去,然后阳光就更加肆无忌惮地涌了进来。

勇利拉开了被阳光照耀的椅子,把自己刚做好的最后一盘早餐放在了餐桌上。热气渡着阳光升到空中最后淡到看不出来,下面的热气替代了它的位置。把狗狗的饭碗填满之后,勇利起身向外看了一眼。
兴许玩累了就会回来吃饭了吧。他这么想。
为正在长身体的幸夫倒上了一杯牛奶后,勇利用毛巾擦了擦刚洗好的苹果放进了幸夫的午餐包里。
抬头看到客厅的钟表上的时间,已经和昨天某个和JOE打闹到半夜的孩子信誓旦旦地给自己定的早起时间错开了大半。勇利有些无奈,今天是学校组织去郊游的日子,再这么睡下去可是要赶不上和同学一同乘坐校车的。快步走到卧室的门口,门还是半掩的样子。
房间里一副昏暗的模样,风从留的一点窗缝里吹进,窗帘轻微地一起一落。会有一点阳光偷偷地溜进来,但是仍然照不醒床上一大一小两人。

勇利用手敲着半开的门,不止的响声吵醒了躺在床上的大人。而他怀里的小孩子,把自己满头的乱毛往大人的怀里又钻了钻后,保持着沉稳的睡眠。
JOE从被子里探出头来,看到自己的爱人正倚着门边身子倾斜地看着他。身上的紧身皮裤把勇利腿部肌肉的线条修饰的恰到好处,真是该死的性感。如果忽视掉腰间的围裙。
真的是非常可爱了。JOE这样想着,支起自己光溜溜的上身对勇利调笑“呦~冠军这是刚参加完厨艺比赛吗?”拉开被子,穿上短裤光脚走向勇利。把手环到勇利腰间抬头轻咬了下他的下巴,双手从背后解开了围裙丢到地上。
勇利皱眉,JOE知道他马上就要教育自己不要乱扔东西于是提前堵上了面前人的嘴唇。
“现在是在家里,就不用穿这个东西了。”JOE用自己的脚丫又把地上的围裙推远一些说道。
“嗯。”勇利回应,用手按上JOE的后脑勺加重了这个早安吻。




终于在一阵磨磨唧唧之后一家三人都坐到了餐桌旁。吃早餐的过程中,JOE的视线一会儿往幸夫身上一撇,一会儿一撇。勇利觉得有些奇怪但并没有说出来,依旧安静地吃着饭。
过了一阵,明显地连幸夫都看出来了隔着餐桌问JOE怎么了。
“啊...总觉得很奇怪,感觉少了点什么又想不起来。”JOE挠挠脸。
“怎么了?是脸上有东西吗?还是牙里夹了菜叶?我早上有好好刷牙啊...”幸夫开始在自己脸上胡乱摸。
最终勇利也停下碗筷想看看JOE嘴里的说不出的奇怪之处。然后在三人之间的迷之互相对视之后,勇利发现了锐端。

“是不是忘记梳头了...”

“啊???????????”

谈到给幸夫梳头JOE和勇利都是零经验。经常在外面比赛的JOE和现在身为白都拳击教练偶尔也会去比赛的勇利两人把平时照顾幸夫的事拜托给了有希子和南部大叔。虽然是两人决定领养了幸夫没有错,但是好像也没怎么尽到为人父母的责任。
好不容易趁着两个人都在休假把幸夫接回家来住几天没想到出了这种幺蛾子。

“呐,冠军。所以说现在到底怎么办啊...马上就要到出门的时间了。”

勇利的脸上也难得出现了为难的表情。
幸夫吃完了早餐把碗筷放到了水池里之后,正视着面前的两人。

“是啊...所以说怎么办?”

勇利叹了口气,把餐桌收拾完之后拿起梳子。“我来给你梳吧。”
幸夫的头发大部分时间都是南部大叔打理的,小孩子头发又乱又多早上一起床就乱得像一堆蓬草一样。南部也不愧是自己也扎辫子的人,平时把幸夫的头发打理的像模像样的还给他后面较长的头发也扎了辫子。
勇利用梳子大致把幸夫四处乱敲的头发梳了下,接着拿起皮筋发愣。

“你是不是不会绑头发啊?”

JOE在一旁突然发问,勇利心里咯噔了一下。表面冷静地拿着梳子又开始梳头发。
JOE看不下去了,不耐烦地抢过梳子。“呦~冠军也有不会的东西吗?”他晃着手里的梳子一阵得意。
转身看到幸夫的头发,结果愣在原地发现自己也不会扎小辫。
勇利无奈重新把梳子拿回来坐到幸夫身后把他较长的头发拢在自己的手里,用皮筋绑了起来。
幸夫对镜子照了半天“虽然没有大叔打理的好,至少不是很乱了。”
得到了幸夫的认可,勇利和JOE都松了一口气。

目送着小孩离开之后,JOE靠在门口“你这家伙真的会绑头发吗?”
勇利不说话。
JOE转到他面前“冠军真的什么都会吗?”上扬着自己的语调。
勇利知道JOE在调笑自己,于是搂住面前人的腰,凑到他耳边。“要不要我回头给你扎两个小辫子试试?”



勇利很早就想和JOE说说这个问题了。尤其是当JOE趁着好不容易休假为理由,更加肆无忌惮地光着脚在地板上走来走去。没有任何布料覆盖的皮肤直接和光滑的地板接触发出吧唧吧唧的响声,一下一下地敲在勇利的心上。

“我说过了,这样对身体不好。去把拖鞋穿上。”

JOE假装听不到勇利说话顺势倒向沙发,把双脚高高地翘到茶几上。
勇利站在旁边双手插兜,一脸严肃而JOE依然不为所动。终于在看到勇利准备动手把自己从沙发上扛走的时候,JOE才把自己藏在沙发底下的拖鞋找出来。

“但是就剩一只了,冠军。”JOE用手指勾着拖鞋边给勇利看。

“你也不能让我只穿一只吧,那另一只脚不是还在地上干脆两只一起光着也不碍事啊~”JOE花式狡辩。

“另一只呢?”勇利不去理会JOE的歪理,微微地弯下腰看看JOE是不是把另一只藏在了其他地方。他经常这么干。

“被它拿去磨牙了。”JOE撇嘴,指向自己的帮凶。从院里刚撒完欢回来吃早饭的狗狗感受到了自己突然被扣锅,抬起自己湿漉漉的眼睛看向勇利。
勇利没有说话只是俯下身子帮JOE穿上了幸存的一只拖鞋,之后猛地把沙发上的人拉入自己的怀里。
JOE明显被吓到了“怎么了冠军?我没有另一只鞋是不能光脚下地的。”

“把另一只脚踩在我的脚上,我带你回卧室,那里好像还有一双新拖鞋。”JOE听到勇利这么说感觉瞬间自己像是一个被宠溺的孩子,或者说这种对话好像只有上了年纪的行动不便的老夫老妻之间才会发生。
真是狡猾啊~

“哎~那你直接拿给我就好了吗。”

“...三秒你就会教唆它把新拖鞋也咬坏的。”勇利一针见血。

然后勇利就半搂着JOE两个人步履艰难地向卧室走去。JOE可以感受到自己的脸紧紧地贴着勇利的左胸膛,他的心脏在血肉和骨头的交织下有力地跳动着。JOE抬头,让自己乱乱的卷发掠过了勇利的脖颈但是他的表情似乎并没有什么变化。

“哎~冠军的心情很不错嘛,怎么?能这样搂着我很开心吗?”

“好好走路。”勇利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JOE鼻子发出一声闷哼,接着跟上勇利的步调缓慢地向前挪动。他能感受到勇利的大手紧紧地扶着自己的腰防止有任何摔倒的可能性。JOE在心里想,如果现在勇利像狗狗一样有尾巴的话一定是在摇个不停吧。毕竟加快的心跳声已经出卖了他那幅雷打不动的冰山脸。
不过JOE也知道自己的计划马上就要泡汤了,决定付诸行动赖在半道。

“冠军的鞋真的太~滑了,我站不住。不走了。”

勇利盯着耍小孩子脾气的JOE,思索了不到三秒后反手把他扛在肩上继续往前走。
发现自己实在没法子的JOE开始在勇利的身上挣扎“你他妈放我下来!!!你这家伙是在耍赖!”

勇利不理会他继续向前走,而后又补了一句“不能说脏话。”

“谁他妈管你啊!!!”





JOE被勇利放到了床上。
“呆着别乱动,我去给你找新的拖鞋。”
很少有的命令性语气,看来勇利真的是生气了。JOE不开心地撇撇嘴,光着脚又不会怎么样。
JOE支起身子,在勇利转身准备离开的瞬间用双腿锁住了他的腰部往床边扯。当冰冷的脚心接触到自己的身体,勇利就皱起了眉头。身体重心不断被身后的人拉着向后撤的时候,他抽出双手哈了一口气包裹住自己腰间的双脚。
“唔?!”JOE被突然裹上来的温暖触感吓了一跳,随后有点沉溺地在勇利的大手里还蜷了蜷自己的脚趾。勇利可以通过JOE的小动作看出来小倔孩儿的脾气现在消减了不少,用手揉搓着还是有些凉的脚踝。他转身把JOE圈在自己的双臂里,用少见的温柔神情看着怀里的人。
“别闹了,穿上拖鞋。”
“哼...”还是不变的口气,冷冰冰的。JOE把自己的双脚在勇利身后交了个叉往自己的怀里按。
“如果我就是不穿的话...”他看到勇利又要皱眉了,于是用左手覆到勇利的额头上轻轻地揉着圈,右手搂住了身上人的脖颈。“你这家伙会不会让我挂在你身上走到哪里都可以呢。”
JOE笑了,在勇利的怀里大笑出声像个偷到糖的小孩子一样,笑得甜腻腻的。可能是觉得方才自己说的话太幼稚了吧。
勇利愣了一下,之后紫色的瞳孔里充满温柔,还泛着金色的光泽像甜润的蜜糖在里面搅开了一样。

“好。”

JOE听到勇利这样说。

『Fin.』



【彩蛋1】
“所以看样子,最后你还是妥协了JOE他这样不穿拖鞋到处乱跑的行为吗?”幸夫对勇利问道,眼睛一直没有离开JOE脖颈处出现的红色痕迹。
“嗯...这只是暂时之技...”
“我以后不管走到哪,这家伙都会像树干一样把我这个树袋熊带过去的。”JOE打断了勇利的话。
“像树袋熊一样?”幸夫歪头。
“... ...对。树袋熊一样...”

【彩蛋2】
勇利答应了JOE,只要他想自己就会让他挂在身上走到哪都行。
他一直坚守着这个承诺,在很多年之后。
在很多很多很多年之后。

『End.』

铁罐生日快乐啊!!!你们两个人要好好的啊!

Aurinko:

罗师傅家铁罐儿生日快乐呀,祝好梦(。•̀ᴗ-)✧

【勇狗】酒红色短袖

就是脑洞产物,,,我写了什么自己都不知道,,, ,,,这次真的逃不过被ooc/劈/死的命了,,,我不管我就是想看被///艹///哭的小野狗还有无比贤惠的勇利,,,)蹬三轮车跑
因为被乐/乎///吞了太多次,所以直接放石/墨的外/链了)见评论,,,

【勇狗】没有标题
老福特已经吞/了好几次了   不想说话    这次表情包打头   听天由命吧
太久没写过同人了手好生)借口       我真的是吹爆Megalo Box这个番啊!太好看了!但腐眼看人基的我还是嗑了cp      写的比较多觉得自己好能逼逼        感情戏的刻画没有太过明显    毕竟才出了两集    OOC的雷已经快把我劈/死了      大概就是两个人对彼此都相互有好感)?         就这样吧      大家看看就好    我是个辣/鸡_(:3⌒゚)_        另外围围裙的勇利想想都觉得可爱!我心中自认为勇利就是那种居家好男人形象啊      赞美从第一集到第二集两个人之间一直存在的/性*张力)升天

他们要一直好好的在一起!

眠狼:

关于托尼·斯塔克的昆式战机。(共4P)
曾经看过一篇隐含复仇者角度的《雷神3》观后感,是关于钢铁侠,以及他亲爱的队友们——复仇者联盟的昆式战机的。
----------------------------------
镜头给到昆式机舱的时候,几乎一瞬间就泪目了。
他们六个人还这艘飞机上的场景还历历在目。
托尼开着飞机,他的副驾驶是贾维斯。
巴顿受伤了。
浩克变回了班纳,寡姐在一旁软声细语地安慰他。
队长疲惫地靠在机舱旁边。
索尔还沉浸在战斗胜利的喜悦里,然后看到班纳的表情立刻就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对,转而安慰他。
他们是多么棒的一个队伍啊。
托尼这个调皮鬼,对待队友却如此温柔细腻。
锤哥和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不是随时能召唤闪电的雷霆之神,也不是身份尊贵的奥丁之子,更不是阿斯加德的王位继承人,而是能彼此交付性命的队友,只是这个队友留着略微滑稽的发型而已。
而班纳博士呢?他对自己在队伍里的作用有些不自信,有些怀疑,甚至有些悲观。
他有时固执地认为复仇者需要的是浩克,而不是布鲁斯班纳。
托尼不仅在刚认识的时候就鼓励他接纳浩克,还在他的飞机上给了班纳“最强复仇者”的认证。
不是浩克,而是班纳。
你看,虽然你们都有自己的过去,你们都经历自己了的不幸,可是我们在一起,我们就只是一个队伍,一个最棒的队伍,我们是复仇者。
----------------------------------
↑以上引用原文链接:网页链接
我无数次的祈祷,复仇者大家庭能够一如往昔,即使现实冷酷,但美好的愿景永留心底。
敬漫威MCU十年,敬我们的英雄,敬复仇者联盟。

啊啊啊他们两个太可爱了)捂心脏    我吸豹!!!

KE:

买到豹豹娃娃!超开心!